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明瑾新闻 > 侦探案例
侦探案例

扬州侦探公司她商场的事情我不便过问

那时太年轻,我不知道珍惜,谈了五年的女友一气之下把怀了六个月的孩子引掉远走高飞。我陷入了无边的痛苦之中,窝在家里精神萎靡不振。我是独生子,堂姐是独生女。她敢闯敢干,扬州侦探公司在广东办了个小型工厂,赚了点钱。见我落到了这步田地,想帮我一把,叫我跟着她闯天下,到时给我买套房子结婚。父母赞成,我也乐意,到了她办的工厂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没有亲姐姐,堂姐就是我最亲的姐姐,我们相处得非常融洽。
扬州侦探公司她商场的事情我不便过问
 
我已经二十五岁了,堂姐比我大三岁,至今没有找男朋友。她事业心很强,总想先干出一番事业来再谈婚论嫁。可能在商场上混的人都这样,人际交往要广,堂姐在外面有不少朋友,经常出外玩耍。她有时会带我一起出去旅游,其实,我不想去,我不太适应他们的氛围。那天,堂姐对我说要把工厂关掉,和她的朋友合伙办一家大型的游乐场。不用问,她一定是和那个个头不高,相貌很平常的吴总合伙。对于她商场上的事情我不便过问,但总觉得她和吴总合伙不会有好结果。
 
凭我的直觉,我觉得吴总心比较浮,嘴巴太会说,不像踏实人。“老弟,你觉得吴总那个人怎么样?”堂姐问我。从堂姐的表情和语气里,我知道她对吴总动了心。她虽说快到三十,但保养得好,身材高挑,相貌出众,如果嫁给吴总,那真是一朵金花插在牛粪上。我没有直说,反问:“姐,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吴总?”“我觉得他人不错,现在还没有拿定主意,以后再说吧。现在是和他合伙,希望能借东风快点发达起来,好给你买房。”堂姐笑了笑。商业上的事情堂姐很少跟我提,但从她和吴总的交谈中,我知道她投了一百多万进去办游乐场。
 
吴总投得更多,超过一千万。从这一点来说,即使游乐场亏本,堂姐也是亏小头,似乎和吴总合伙没有错。投资游乐场之后,堂姐身边没多少钱了,给我的工资由六千骤降到三千五。这三千五并不是真正属于我个人支配的,我还要买米买油买菜为她做饭。好在她为了保持身材吃得很少,且不吃荤,就吃些蔬菜。不到月底,我领的那点工资就花得差不多了,又不好意思向堂姐要,只好自己省点。她没有考虑到我的难处,是因为事情太多,根本顾及不到我。有钱我就手里会痒,怕花掉,所以,以前攒的钱我全部寄回老家要父母存起来。
 
一次,我做饭时发现米袋里没米了,想去买一袋,但掏出钱包一看,只有二十几块钱,犯难了。我拎着米袋抖了抖,里面还有半碗米,便就这样将就煮一餐了。饭煮熟了,我盛在堂姐的饭盒里,然后在锅里倒了点开水,搅拌了几下,喝了一碗锅粑稀饭。那顿饭,堂姐说我煮少了,其实,她不知道饭全在她的饭盒里,我只是吃了点锅粑。她不知道我的难处,我不怨她,她太忙;她不知道我口袋里没钱,我也不怨她,因为我没有开口对她说。她每天在公司忙得晕头转向,饭都要送到她的办公桌上吃,她真的很辛苦,为了她的事业,为了给我买房,拿命在拼。

    最新动态
    联系我们

    联系人:何经理
    电 话:13651229737
    Q Q:
    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