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明瑾新闻 > 侦探案例
侦探案例

我的思绪像潮水涌动那些点点滴滴的暖

 自从父亲病逝之后,我不止一次动过回家种地的念头。虽然,我还是一个不明世事的懵懂少年;虽然,我的肩膀还扛不起过重的家庭负担,但我已经知道“长兄如父”的古训。扬州私家侦探村子里也有人对母亲说,让你儿子回来吧,回家帮你干点活,书念多少是个够。

我的思绪像潮水涌动那些点点滴滴的暖

母亲知道我喜欢读书,不忍心把我从学校拉回来,何况,我已经读到高中。她用一副柔弱的肩膀,独自挑起了像山一样重的担子,在风雨飘摇的黄土地上,艰难地拉扯我们五个失去了父亲的孩子。

白天,母亲和村里的男人一样,在贫瘠的土地里,辛勤耕耘自己的光阴。晚上,和村庄的女人一样,坐在土窑洞的炕头上,在一盏煤油灯的光亮里,一针一线地缝补破破烂烂的生活。

夜深人静,万籁俱寂。我的思绪像潮水涌动,那些点点滴滴的暖,在寒意渐浓的冬夜里,不停地漫漶,汇集成一首难忘的歌。

第二天凌晨,天麻麻亮时,爷爷和我又一次踏上去煤矿的路。驴车盘旋在崎岖的山道上,一会儿向左,一会儿向右。

毛驴,大概是世界上最忠厚的动物,一旦吃饱喝足,只顾埋头干活,不会生出其他的事来,寂寞了,放开嗓子吼几声,然后,又默默无语地走自己的路。

午饭时分,我们翻过最后一座山峰,进入甘肃境内,眼前呈现出一片辽阔的田地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些堆积如山的煤炭,在蓝天白云下,散发出一种幽黑的光。

矿区不大,却不失繁华,一条狭长的街道,人来车往,热闹非凡。街道上,店铺林立,挨挨挤挤。

那些刚刚从矿井深处走出来的煤炭工人,穿着劳动布制服,像流水一样,涌进飘香的饭馆。

那一刻,我突然萌生出一个理想,将来,我也要当一名煤炭工人,做一个领工资的人。

爷爷给了我一块钱,让我在街上逛逛,他自己牵着毛驴,等候在排队装煤的队伍中。

我的脚步随着川流不息的人群,毫无目的地在嘈杂的街道里漫游。那张印着一个穿工装的女拖拉机手图案的钞票,被我紧紧地攥在手心里,捏出了汗,湿漉漉的。

看见新华书店几个字,我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。出国留学网书店的铁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,琳琅满目,十分诱人。

柜台后面,站着书店的营业员,白皙的面孔泛出淡淡的红,像一朵正在盛开的桃花,鼻梁上架了副黑框白片的眼镜,镜片后面的眼睛,炯炯有神。我从小就崇拜戴眼镜的人,总觉得眼镜后面藏着很多学问,深不可测。

上小学时,我的语文老师,一位来自北京的知青,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,镜片上有层层波纹,像明净的湖面上被风吹起的涟漪。我特别喜欢知青老师的课,尤其是那字正腔圆的朗诵,如山谷里的鸟鸣,娓娓动听,滋心润肺。有一次,趁老师不注意,我偷偷地戴上她的眼镜,顷刻间,天旋地转,重心失衡。原来,眼镜不是谁想戴就能戴的。

我慢慢地浏览着书店里的书,也顺便偷看一眼卖书的姑娘,想和她说几句,却找不到搭话的茬口。真的,这姑娘比村子里所有的姑娘都好看,有点像《林海雪原》里的白鸽。

回家的路上,爷爷问我买了些啥,我说是书。书虽然不能当饭吃,它或许能给你一个吃饭的碗。至今,我都不能确信,这句话是从爷爷的嘴里说出的,听起来像名人名言。

我常常记得那次出远门的经历,我也不止一次细细咀嚼回味爷爷在路上对我说过的每句话。

后来,我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。村子里的人都到家里道喜。有的送来几个鸡蛋,有的拿来几角钱。奶奶拿出锁在柜子里的点心招待乡亲。爷爷捋着长长的胡须,脸上洋溢着自豪。扬州私家侦探母亲喜极而泣,眼泪里饱含着长久的辛酸与不屈。四叔赶着马车把我送到了县城。我乘上了远行的班车

现在,我终于明白了爷爷带我出门的用意。


    最新动态
    联系我们

    联系人:
    电 话:
    Q Q:
    地址:扬州市邗江区文汇西路268号